男子和妻子发生性关系后将其掐死,伪造车祸骗百万

2019-11-06 07:44:25

深夜,一辆黑色汽车驶入深沟。一名男子打电话求助,告诉急救人员这里发生了一起车祸。但是在医务人员把这个女人抬下车后不久,他们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...

10月8日上午,陕西渭南中级法院审理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件。

张某因涉嫌谋杀妻子和骗取保险金而入狱。尽管他的岳父申请了附带民事诉讼,他说,“我不想让他赔偿,我想让他死……”

01

车祸中奇怪的女尸

今年1月26日下午11点26分,陕西省渭南市浦城120指挥中心接到报告称,浦城太阳镇昆南801号下寨村以南300米处发生一起车祸,急需救援。与此同时,警方也收到了事故报告。

当医务人员提前到达现场时,他们发现一辆黑色比亚迪汽车掉进了深沟里。一名男子爬下车告诉医务人员,他的妻子还在车里。

医务人员带着手电筒走进沟里,发现乘客座位上有一名妇女。取出后,发现这名妇女鼻腔里有血。经过现场检查,证实这名妇女已经死亡。后来,医务人员把这名妇女带到医院太平间。

然而,当尸体被抬走时,医生感到有点奇怪。这名妇女死后不久,身体又冷又僵硬,这与普通医学知识相反。

两天后,当警察找到这个男人时,这个男人仍然告诉警察他妻子的死是由一场车祸造成的。但是经过几次审讯,这个男人最终承认他杀了他的妻子。

10月8日上午,陕西渭南中级法院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件。

根据调查,34岁的张姓男子来自陕西渭南。丈夫和妻子都在渭南工作。张说,2009年,他和妻子结婚,生了两个孩子,最大的10岁,最小的不到2岁。公诉机关指控张某因与妻子在家务上发生冲突而愤怒地勒死了妻子。

02

丈夫懦弱,妻子坚强

1月25日凌晨4点左右,正在朋友家打麻将的张某突然听到敲门声。是个女人。张忠良立即藏在恐惧中。

朋友打开门后,他看见了张的妻子。张的妻子走进房间,到处找张。虽然她没有看见他,但她一直呆在门外直到中午。

朋友们都知道张的夫妻关系一般,经常吵架。事件发生后,张艺谋的两个朋友告诉警方,他的妻子对张艺谋很严厉,张艺谋的妻子很凶,很生气,还虐待她。张性格内向,脾气好。他通常不想和别人争论,但是他的生活很马虎,他害怕他的妻子。

张的家人也证实,两个孩子都是由张的父母抚养长大的。张的妻子很少回家照看孩子。张艺谋性格坚强,而张艺谋性格软弱。张的岳父说,丈夫和妻子经常吵架,因为他们的女婿懒惰,和妻子有不同的看法。

张某还没有被找到。1月25日下午,张的妻子去上班了。她的老板也发现张的妻子心情不好。同事们告诉老板,张正在外面打麻将,他的妻子已经一天没见任何人了。

在老板看来,张的妻子愿意吃苦耐劳,有能力,但她脾气不好,不知道如何做人。直到下班后,老板还告诉张的妻子要注意她的健康。

03

试图通过制造车祸现场来骗取数百万保险金。

1月25日晚上9点左右,张回到朋友家打麻将。球员们告诉警方,张艺谋的妻子在26日凌晨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,大约打了十几次,最后张艺谋决定回家。

张回忆说,他回到租来的房子时是26日凌晨4点。一进门,他的妻子就开始责骂他,抱怨他赚不到钱。

隔壁邻居不在乎那天晚上他什么时候被争吵吵醒的。邻居告诉警察,这对夫妇经常吵架。

张说,起初,他不想和他的妻子争论,因为害怕邻居们会听到羞耻。他躺在床上准备睡觉,但他妻子拉开被子不让他睡觉,他一直忍受着。

之后,他的妻子出去回来,手里拿着一瓶白葡萄酒,开始坐在床边,一边喝酒一边咒骂。妻子只用了几分钟就喝了一瓶白酒,然后继续拉被子骂张。

不久,张发现他的妻子喝醉了,所以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照片。照片的一些内容让他冲动,然后他和妻子发生了性关系。

张说,事后,他的妻子开始打他,骂他,他推他的妻子。在此期间,他的妻子开始不断虐待他的母亲,他感到特别不舒服。回过头来看他妻子对他母亲的不尊重,他们之间的冲突,以及生活中的琐事,“当时我有杀死她的想法。”张告诉警察。

张站起来,把妻子压在身下,开始掐她的脖子。几分钟后,张发现他的妻子失去了呼吸和脉搏。妻子去世后,张艺谋两次用手机支付600元。

那天中午下班后,张又回到了租来的房子。发现妻子的尸体开始流血,张忠良立即感到害怕,想尽快处理尸体。张开车到附近的一家酒店,开了一个房间睡觉。这时,他有了伪造车祸现场并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的想法。

张说,2017年2月,他买了一份名为“百万任我行”的保险。幸存的受益人是他的妻子,被保险人和已故的受益人是张。

他记得保险合同上说如果发生交通事故,他可以得到100万元,这意味着如果他的妻子死于车祸,他可以得到100万元。

04

死者家属:没有赔偿,他应该被处死

26日晚上11点左右,张回到租来的房子,把妻子换成粉红色外套,肩扛着妻子走向汽车,把妻子放进汽车副驾驶,系好安全带,一路向南行驶。

张驾驶他的车进入深沟,深沟位于渭南浦城太阳镇下寨村801号,300米远。

张说,当汽车翻倒时,他爬下车,先打110和120,然后打保险公司。救护车首先到达现场,从医务人员那里得知他妻子死亡的消息。所以他跟着120救护车去了医院。

张某的朋友告诉警方,27日凌晨1点左右,张某打电话给他,说他和妻子出事了,想借钱。一个朋友找个人去医院,看到张的眼睛红红的,但是他的情绪很稳定。

1月28日,当警方找到张某时,他还坚称妻子的死亡是由车祸造成的。但是很快,张主动坦白了一切。法医检查显示,张的妻子死于颈部机械性窒息,她身上所有的伤都是由她的死亡造成的。

经过反复补充调查。10月8日上午,陕西渭南中级法院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件。

这是一起刑事附带民事案件。这名妇女的家人曾在审判中焦虑不安,主审法官多次强调法庭纪律。张的妻子的丧葬费由张的父亲承担,但作为民事诉讼的一方,张的岳父说,“我不想要调解或赔偿。我要他死……”

张某的辩护律师认为,张某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杀人犯,他是在愤怒的条件下犯罪的,而不是有预谋的谋杀,并且已经向警方自首。他主动向警方解释了谋杀的情况,态度良好,愿意认罪和服从法律,并要求从轻处罚。控方和辩方都表达了他们对“间接”或“直接”故意杀人的看法。

在被告的自我辩护中,口齿不清的张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承认,我向警方承认警方没有找到的东西。”

据报道,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,法院将决定日期。